历尽千帆,最美的,还是阳宗海的四季

来源:昆明阳宗海风景名胜区微信公众号 2019-12-21 13:05:15
  • 关注微信

  • 关注微博

      行走在四季的风,吹过迥然不同的风景,始终愉悦着人们的眼睛,那或是一脉相承的人文感召,又或是魂牵梦绕的故土乡情。正如,我多思的眼眸,始终眷恋着阳宗海的一山一水、一花一果、一砖一瓦、一草一木。

  一帧灿烂的风景,云集琼音素斗,斧峦苍虬,惟在一颦一笑的季节里,恍惚一朵记忆,迷醉一方宾朋,唤醒一泓砥砺,崛起一座新区。那么,就让我们浅唱一首歌,并以优雅的心情去咀嚼吧……

  春花    一场繁华的盛宴
      一年之计在于春。

  这个季节,是阳宗海最美的表情。每每三月,赏花人络绎不绝,一如千树万树缤纷的容颜。假如每一朵花都是一张笑脸的话,那么每一张笑脸也都是一朵花。

  人们雀跃着、行走着,也安静着。或长枪短炮聚焦丰姿,或附庸风雅古典穿行,或焚香弄茶、或青睐樱桃,或凭湖沉思,浅斟低吟。无论如何,这样一场明媚浪漫的春事,总是让人欢喜的。


春意正浓。杨橙云  摄

  春天,我带家人前去踏青,每每走进阳宗海万亩花海里,我总会抬起头,在纤纤柔柔的花叶间,在细细碎碎的花影里,寻找前世遗忘的梦。我常常想,前世,我必是一个种花人吧,否则今生为何那么钟爱花?那么固执地痴迷她、懂她、惜她。每每抬头凝望时,心里也总是蹁跹着莫名的感动,说不清,道不明,仿佛每一朵花蕊间都躲藏着眺望着一缕花魂,夜夜吟唱着,一首来自古老河岸的歌,那么熟悉,那么摄魄,那么牵念。

  这个时候,我的小孩也会扬起粉嫩的小脸,兴奋地大喊:“哇塞,真的好美哦!这难道是天上的云掉下来了么?这是在春天盛开的雪花么?”


希望的田野。谢丹  摄

  风过,吹开一地的白、一地的怜,唤醒清亮的梦、清亮的眼。孩子扬起春风的面,世界绽开柔柔的甜。一头是粉雕的脸,一头是玉琢的颜;一头是舒醒的懵懂,一头是舒展的翩跹。只一刹那,我从季节的流转中读懂了浪漫的流丽,从孩子的眼睛里看到了萌芽的神奇。一眸微笑的瞳花,一树缤纷的童话,所有芬芳的歌谣、温暖的想象,所有稚嫩的欢喜、单纯的盼望,都在风中,都在梦里,定格成一串一串一瓣一瓣晶莹剔透的记忆。

  纷纷扬扬的,是诗、是季节、是花瓣雨;轻轻柔柔的,是唇、是呢喃、是小夜曲;潇潇洒洒的,是风、是羌笛、是玉门居;缠缠绵绵的,是梦、是怀念、是关索戏,是洞经乐。

  就在春花缤纷的季节,关于阳宗海花事的消息,宛如一缕清风,吹皱一湖春水,扬起了漫天鸟语花香,四面飘飞。

  春天的眼光总是多情和柔软的,有对梨花的倾听,有对桃花的写意,有走进百花的温婉,也有风过花落的遗憾。春天的花,就像一幅画,一首诗,灵动了这片美丽的土地,让那些慕名而至的初初遇见的心,也能萌出星星柔柔的感动。


阳宗海黄昏。柴保辉  摄

  这些物华天宝的美丽精灵,不管是迟暮阑珊还是浅唱低吟,不管是盛极一时还是香消玉殒,不管是淡写轻描还是浓墨重彩,在我看来都是极美妙的诗、极雅丽的画。这些驰骋飞扬的笔墨,让人纵情诵之,婉转歌之,沉笃思之,唏嘘叹之,就在晶莹的花叶里,就在馥郁的字句中,晓山之青翠,湖之涟漪,风物之隽永,一种情愫开始跌宕起伏,直至欢快地奔跑。我是如此挚爱着这片热土,更深深眷念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父老乡亲,我的眼睛和文字常常因为这片土地变得炽热和柔软。

  一管箫声出生尘梦,百花作盏饮清风。吟唱的芳曲,让我看见时间的鳞片纷纷,一骑红尘,超越寒冷,迎接春风。白花如雪,缤纷若梦,采一树蜂飞蝶舞的翩跹,绘成山长水阔的风景,这是对花的依恋,更是对家乡的向往。

  今生,我有一束芬芳的执念,想在属于自己的土地里,耕耘一片梨田,再在树下,在篱笆旁,任性地种上各种蔬菜、各种季节,各种颜色,各种营养、各种清香,然后,等到春天,让透过花影缤纷的那一枚月亮,痴痴地恋上,我的花树、我的田园……

  夏雨    一片甘润的青春

  走进夏天,阳宗海的万水千山已经苍翠得无与伦比。茂盛的梨园,野花缠绕的山径,带着泥土清新的风,风中传来的鸟语。一幅一幅路过的风景,被一树一树生机盎然的绿色点缀成了每个人的青春与向往,澎湃成每颗心的欢愉和呐喊。

  阳宗海的夏是明亮的夏,热情的夏,也是潮湿的夏。夏天的雨说来就来,那样一场酣畅淋漓的天外飞水,将这片绿色的土地浇灌出了一派鲜亮,也将这个关于绿色的故事讲述得分外妖娆。而夏天的雨,总是微笑在密密深深的山林中,盛开在层层叠叠的绿叶上,润泽在丰丰腴腴的田野里,煮成一汪热腾腾的火山温泉。

  阳宗海的雨是温柔矜持的雨,像极了奶奶的荫丹蓝头巾。每每下雨的时刻,奶奶喜欢坐在落雨的门檐下,手拢着一个竹篾编制的装纳盒,仔细地穿针引线,缝纳着五光十色的布壳子。那个时候,温婉的细节就在雨里飘飞,那个时候,饱经岁月的目光穿过针鼻透过针尖,安之若素地绣成一只只美轮美奂的绣花鞋。这些夺目行走的艺术品,用古朴的方法缝制,上色考究,爪钻精选,自然摔花,一段绣花鞋的故事就这样诞生,流动的色彩,智慧的创意,将手工之美、舒适享受融为一体,让人看了爱不释手,竟不舍得穿在脚下,只愿放置雅居一隅,成为一种赏心悦目的非物质文化。

  阳宗海的雨是厚重沉淀的雨,恰似安静矗立百年的“龙泉寺”,相传因九龙寻珠而来,寺里的九头龙王树,太极池,无不静谧的诉说着那段历史。偶然来到寺中,安静地移步逡巡,认真阅读每一符雕刻的花纹以及纹理中蕴含着的深邃历史。那个时候,我总在袅袅飞升的幡雾中,在寂寂散释的清香里,听到了岁月叩响门栓的脚步,以及脉络分明由远及近的跫音。斑驳的历史,云烟一般的故事,总是披着顶礼膜拜的佛袍,蹒跚着步子,认真端凝那山、那村、那檐、那柱、那钟、那碑。

  阳宗海的雨是幸福吉祥的雨。这个滋润着物华天宝的精灵,从阳宗海的北边,渐次惠顾温泉、梨园,直至海的最东边,在潮湿的微濛里,勾勒出一片又一片古色古香的光景。一霎那,仿佛时光逆流,阳宗海的一花一草,每一眸建筑的风格、色调,每一个院落的朴素、别致,每一墙民间绘画的浪漫、生动,都随雨声雨景幻化成一种“穿越”的错觉,都随“洞经音乐”走进心头,走进远古。


筑巢引凤。邓忠权  摄

  阳宗海的雨是勤劳善良的雨,哪怕雨天,农人们也会披着蓑衣或者雨布荷锄劳作,每一户人家,都乐此不疲其乐融融经营着呵护着自己的田园。家家户户的墙角都会堆满了各种各样果蔬,金黄翠绿酡红一片,瞧着也让人艳羡。如果此时你撑着伞或骑车经过农户的家门前,你的耳畔,总会冷不丁飘来一句热情地问话:“嗨,这位老乡,到家里避避雨吧,天晴再走。”此刻,阳宗海山水烟雨蒙蒙,你的眼角内心同样也会烟雨蒙蒙。澄澈的雨和古朴的民风,已经置入了你的记忆——我来过,你记得吗?你送过,我记得。

  我们曾在居室内把盏邀雨,你听雨打芭蕉,我行酒煮词牌。那个时候,一种默契的地久天长和一种坦荡的推心置腹,就从古老的从前走来,就从咫尺的阳宗海走来,从此,我们喜欢听雨,因雨觅得一方璧缘。

  时间煮雨,也许煮的就是这样的记忆,这样的因缘,这样的不离不弃和一生足以相牵相守的心灵。


静。李宏  摄

  秋果    一轮丰硕的喜悦

  这个秋天,我如约而来。

  金灿灿的阳宗海,活跃了一众村庄,聚焦了一树繁华,圆润了一轮果香,并跟随悠悠的晨钟暮鼓,缱绻在山明水秀的梦里,欣欣然流淌着清甜。

  这是怎样一个丰硕的故事?只等你来,细细品尝。

  阳宗故土客云来,田园处处飘馨香。走进秋天,自然而然,就走进了熟透的果园,走进了一幅硕果累累的金秋画卷。目之所及,是一株株密匝匝绿油油的果树,是一枚枚或挂枝头或躲叶后的黄灿灿沉甸甸的果子,是一靥靥脆生生质朴朴的笑容,是一道道或忙碌或安静的明晃晃清爽爽的风景。

  走进果园,泥土的芳醇、水果的甜香扑面而来,继而,就有舒缓的陶醉、优雅的惬意弥漫开去,似乎被什么东西拨动了心弦,只一瞬间,心事变得安静、变得澄澈、变得柔软。那些单纯明朗的欣喜、清凉稚嫩的快乐、朴素委婉的感动,就那样鲜灵灵地萌发出来,荡涤着满腔洗尽铅华的情愫,也复苏了一段遥远纯真的记忆——记忆中的家门前,同样蓬勃了一株枝繁叶茂的梨树,每当秋天来临,那些大大小小、黄黄绿绿、纷纷扬扬的果实,就以铺天盖地的姿势,牵引了顽皮的眼光,愉悦着馋涎的味蕾,滋润出快乐的童年。

  沿着果园香径,径直向前,我微笑着去欣赏、去品味、去感悟、去解读——那些能够沉静躁郁安抚心灵激发情思的一树一枝一叶一果。舒展的枝蔓,饱满的秋实,始终释放着成熟,昭示着丰收。赏秋当下,高高低低的果树,星星点点的果子,浩浩荡荡的果风,就在我眼前,辽阔成了一片璀璨夺目的果空。

  远离城市的喧嚣,采风古老的土地。近听,风儿在枝柯间嬉戏,秋蝉在绿荫里轻唱,随日光洒下斑驳的声响;远眺,秋天的果实排列成行,颜色由浓渐淡,呈现一派“万绿丛中点点黄”的热闹景象。秋天的旋律触动了我,当我逐渐剥离那些走得最急也最美的童稚时光,用一种近乎渴盼的祈祷,告别青涩的烂漫,就在无邪转身的路上,我看到了花朵的幻灭,嗅到了果实的清馨,触到了树木的峥嵘,流光碎影间,所有快乐的音符如同浸水的墨彩,浓妍厚韵,空绝斑斓,几番漂浮、扩散,氤氲成了岁月深处最隽永的图腾。古老的歌谣,活泼的成长,凝聚了幸福,温婉了心,最后,惟将无忧的童年眺望成暗夜里那根匍匐勇敢的藤,微笑成花冢旁那曲流丽无瑕的歌。

  都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那么,是否“落叶最是滋养物,化作春泥更护家”?!透过满地的落叶,我仿佛看见,那些晶莹剔透盘桓无止的灵魂,怀揣慎重又清甜的心事,始终环簇着田野,守护着家园。

  原来,所有的开始和结束,都只为一种斩不断也挥不去的情结,所有的渴盼和等待,都只为一轮圆满又丰硕的金秋;原来,那些坚韧不拔的守望和微笑温婉的细腻,早已在风里、在雨里,在岁月的罅隙中茁壮成长,最后,被时光雕刻成了一串一串五光十色的记忆。

  无声,亦感动……

      冬岚    一阙明媚的忧伤

  我的眼眸,总被一幅一幅风景所吸引,所以每日每夜魂牵梦萦着那山、那水,那人家。然后,在一个冬日,不顾一切地翻越千山万水,穿过那村庄、穿过那山路,去靠近一棵传说很久的树。

  近距离触摸阳宗海的晨,妄图,看到初升的冬阳,沉睡的冬林。这个季节,没有开花结果的困扰,没有落叶归根的情结,这是属于一个冬天的精致。这个季节,百年的古树虬枝,任我驰骋,任我悲欢地凝望。

  当我走进村庄,倏然觉得眼前似有无数“雨尘”漫舞,正如在漏隙着光线的昏暗角落,我们可以看见悬浮在光晕中的尘粒子一样。那些“雨尘”不绝,轻轻松松就吻上我的脸、钻入我的袖,皮肤一阵紧致,心事开始蔓延。原来,阳宗海冬天的山岚也可以如此纷纷扬扬潇潇洒洒。一如,开在春天的花。

  走向岚雾氤氲的山川深处,爬上草木低垂的高高山坡,一任细细密密的雾露浞湿发、浸透裳。心情,也在一片凉凉的寻觅中变得愉悦和爽朗。

  放眼眺望,山势起起伏伏,簇拥在阳宗海的山川书林流动着缠绕着一团团浓淡相宜的白雾,像极了三月的梨花雪。游走的白雾,恰似一杯浓稠的卡布奇诺,自下而上暗腾出一股温热的芬芳;又似荡涤纷扰的云烟,潇洒来去,纤尘无绊,亦真亦假,恍如仙境。

  雾团簇着山,山更雄奇;林掩衬着雾,雾更神秘。枝叶穿雾,叶亦染墨,曲茎交错,形如鬼斧。偶有鸟鸣腾空,更为阳宗海凭添一丝生动和灵韵。或许,在这个韬光养晦的季节,阳宗海又开始酝酿一场关于晴雪的甜美记忆。

  萧山石径斜,阳宗幸福家。所有乌檐青壁,院落横墙,果木圈舍,均被岚雾粉饰得棱角圆润,纹理隐现。柔软的白色间,隐约渗透出黑的瓦、青的墙、密的林、奇的枝,似一帧剪影,宛一幅水粉,更像一首含蓄的词令,精蕴不显庐山,朦胧不失亮彩,寂静的模糊,清凉的遐想。微笑的小曲中,就有牛铃声传来,划破厚重,摇白锦琼葩似雪照醒梨庄。

  曙光乍现,天地骤亮,山岚渐淡,万物俱清。

  当村庄开始鲜活,当人们开始忙碌,当牲畜开始觅食,当果园开始抖擞,这个时候,就有洁白的炊烟,从清晨的檐下袅袅升起。

  我在一片冬天的草色里停了下来,停在前生后世的记忆里。身旁,就是一大棵百年古树,生长在一个奇妙动听的传说中。此刻,寂静又寂寞的阳宗海,一个人影也没有,一朵浪花也没有。所有入目的空、入目的景,都与灰白有关。这一刻,纵然我用上头脑里所有与“寂”相关的词汇,也不够形容阳宗海的静。然而,在这浩荡的寂寂里,我又分明感知,阳宗海正暗自酝酿着来年的春天盛会。

  轻轻踩在落叶里,发出轻脆的声响,仿佛时间的拔节。

  我在阳宗海边走着,一遍又一遍,当我抬头,仰望渐渐明媚的天空,秋水长天处,是一望无际的碧蓝。在欲说还休的深深草色里,守护着这个梦想花开的地方。而属于我的梦,四季流转的梦,终归圆满!是的,我眼中的阳宗海曾是童年的一场欢乐盛宴,华丽炫目,活色生香,终因成长、追逐和忙碌,遗忘了那些单纯洁白的憧憬、天真明媚的欢喜、年少不羁的痴狂和顽皮懵懂的期许。此刻,当我转身,却对这片专属我的后花园,竟说不出再见,许多似曾相识的片段和细节开始苏醒,于这冬日。

  我是个喜欢怀旧的孩子,站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和场合,就会不可遏制地怀念过去——归梦如春水,悠悠绕故乡。


银河。李俊冬摄

  我一步三回头,凝望着正在与我渐行渐远的那山、那路、那水、那人,那转角处的云端。

  或许,今生今世我都无法走出这片昆明人的“后花园”,在这个冬天,恰好成为我一个人专属的记忆。

  从此一生,魂牵梦萦。

责任编辑:李利军
免责声明:云南经济新闻网(《云南经济日报》)内容来源于本报和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推荐
  • 新闻
  • 财经
  • 法制
  • 文旅
  • 教育
  • 汽车
  • 房产
  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党的带领下,云岭大地沧桑巨变,万象更新,闭塞落后成为历史,处处涌动勃勃生机。  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全省上下始终牢记和贯彻习近

2020年01月10日 16:47

2019年6月,勐腊镇入列全省首批“科普小镇”。奋斗创造历史,实干成就未来。勐腊镇“科普小镇”建设的脚步,总是铿锵而坚定;征程,始终向着高远延伸。

2020年01月09日 16:48

有困难找志愿者,有时间做志愿者。近年来,在青龙街道白塔村,99名队员组成的“青龙志愿者联盟”,践行着志愿服务精神,累计组织开展集体志愿服务20余次,唱响了

2020年01月09日 16:45

为进一步改善街道辖区人居环境,提高乡村宜居水平,近日,禄脿街道组织各村委会党员、村民代表、新时代文明实践志愿者集中开展农村“五堆出村”专项整治行动。

2020年01月09日 16:44

1月7日,艳阳高照,寒风微拂。虽然大雪过后的迪庆州香格里拉龙峰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雪山牦牛养殖基地还有丝丝寒意,但前来参加年终分红、领取劳务费和青储饲料

2020年01月09日 16:25

随着春节临近,永善县城区违法建设现象有所抬头。为进一步加大管控力度,按照县委政府“杜绝增量、消化存量”的管控原则,“早排查、早动员、早部署、早打击”的

2020年01月09日 15:58

随着490个精准扶贫自动气象站建成并投入使用,西藏提前实现685个贫困乡镇自动气象站全覆盖的目标。此举从根本上改变了西藏地面气象观测站稀缺的现状,全面扫除贫

2020年01月09日 15:10

对于普洱工业园区来说,2020年是决战决胜全面小康的收官之年,是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年,是推进实现百亿园区目标的首战之年。

2020年01月09日 14:49

曲靖经开区在加快产业发展的过程中,为进一步加速产业集聚效应,规划了有色金属新材料产业,在驰宏锌锗稳步发展的基础上,快速推进磷酸铁锂等新材料项目建设,德

2020年01月09日 14:45

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玉溪高新区玉溪沃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申报的13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上市注册申请。

2020年01月09日 14:44

关于我们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网站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08623 64153373 投稿邮箱:ynjjrbw@163.com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主管      云南经济日报社  主办

本报法律顾问: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 何春秋 律师

滇ICP备19003617号 云南经济日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滇公网安备:53010202000680号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08623; 举报邮箱:ynjjrbw@163.com

云南经济日报社(云南经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